<dd id="my8eg"></dd>
  • <nav id="my8eg"></nav><nav id="my8eg"><strong id="my8eg"></strong></nav>
  • <nav id="my8eg"><nav id="my8eg"></nav></nav>
  • 金誠信:豎起礦山建設的“中國標桿”

    時間:2017/4/1 9:33:00 9572人次瀏覽


    金誠信:豎起礦山建設的“中國標桿”
            ——寫在金誠信普朗項目由基建轉入采礦工程之際
            作者:李而亮
            今年3月16日中午,當高原明媚的陽光照進正開始冰消雪化的云南香格里拉普朗河谷,由普朗銅礦建設指揮部、云南迪慶有色金屬有限公司舉辦的“普朗銅礦一期采選工程投料試車儀式”如期舉行。此時坐在嘉賓席上的金誠信礦業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誠信或公司)董事長、黨委書記王先成和副總裁龔清田既難抑心頭的激動,又深感肩上沉甸甸的壓力。
            兩年多年時間了,金誠信作為這項中國最大地下有色金屬礦山工程的建設單位,創造下了多項全國“之最”:投入最先進的裝備、最強的技術力量、最優的管理團隊,裝備的自動化程度最高、克服的技術難度最大、組織的管理效率最高……,下一步將要承擔起以自然崩落法開采的最大年產量。
            問起為何金誠信能將如此高端、宏大、艱巨的工程承擔起來,王先成董事長擲地有聲地說:“靠的是我們的裝備、技術、管理、效率!”
            簡短凝練的八個字,正是金誠信在此項工程上無以爭鋒的核心競爭力。
            裝備:攬選世界級的“高大上”
            普朗銅礦3720平硐S1—E7出礦進路,前來參加3.16工程投料試車儀式的中鋁公司黨組書記、董事長葛紅林一行在王先成董事長等金誠信領導的陪同下,正認真觀察一臺DU411大孔臺車作業情況。臺車在年輕的臺車工熟練操作下精準鉆進,在冷卻水嘩嘩流瀉中發出悅耳的轟鳴聲。這是由金誠信購買、迄今為止全國唯有的一臺該型號大孔臺車。
            從3720井巷里到井口的露天場地,穿梭停放著一臺臺、一輛輛代表著當今先進水平的中深孔鑿巖臺車、掘進鑿巖臺車、錨桿臺車、錨索臺車、大孔臺車、噴漿臺車、井下砼運輸罐車、鏟運機、井下服務車等等,蔚為壯觀,在我國礦山建設史上堪稱“高大上”。
            用全球最好的機械裝備來武裝普朗項目部,這是金誠信在決心進軍普朗時就許下的諾言。“正因為當年標書上我們提出這樣的承諾,所以我們在競標中能夠勝出;而正是有這樣的承諾,我們就必須不折不扣地兌現。”龔清田副總裁在回答作為非公礦山管理企業為何有如此“大手筆”投入的問題時,具有典型的“金誠信”風格。
            普朗銅礦從設計起,就是定位在無軌化、機械化、自動化、智能化的高起點上,而以國內少有的自然崩落法進行高產量生產時,對承接采礦生產運營者來講更是前所未有的挑戰。
            進口世界先進裝備,只是個高投入的問題。而要將基建采礦定位在世界先進水平上,則首先需要決策者全球性的思維與目光。中標普朗銅礦項目后,金誠信迅速成立了項目工程指揮部,王先成董事長親任總指揮、項目部隸屬的南方分公司總經理王成洲任常務副總指揮、在金誠信有“大師”之稱的龔清田副總裁親任項目部總工程師,同時抽調公司的精兵強將到項目部任職。從管理陣容來講,同樣堪稱“高大上”。
            圍繞著設備的選擇與采礦工藝的借鑒,近年來王先成董事長多次帶領管理人員和技術團隊到智利、南非、 澳大利亞東等國家自然崩落法礦山考察學習,結合普朗銅礦的實際,公司購置了相關裝備。
            先進裝備的巨大投入,無不令業內同行贊嘆咂舌。而建設中國的一流礦山,打造起礦山業的民族品牌,更是金誠信決策者確立的堅定目標。
            技術:瞄準最前沿的“高精尖”
            根據礦床特性與環境保護要求,普朗銅礦的采礦生產確定為自然崩落法。該采礦法既有低成本、高效率、環境影響小的優勢,但又是對礦巖物理力學性質及其適應性要求高,在應用時對礦體開采技術水平要求高、管理能力要求嚴的采礦法,一旦采用還要應對各種難以預料的風險。這種采礦法雖然在世界一些國家采用已經有一百多年歷史,但很難說已經形成一種廣泛推廣應用的模式。在我們國家,利用自然崩落法的礦山年產量不過幾百萬噸。而普朗銅礦設計年產量達1250萬噸,對于兩年即要求達產的金誠信來講,豎起的將是中國礦山建設嶄新的里程碑。
            而就在2014年中標之前,金誠信并沒有自然崩落法的任何實踐和經驗,一切都在學習借鑒中探索。自然崩落法的技術到底有多難?提到其中聚礦槽這個關鍵環節,王成洲總經理說找不到一個恰當的比喻,總之就是難得無法想象。他認為,自然崩落法的成敗就看聚礦槽,其質量要求非常之高,目前來講還是個世界性難題。而要出礦1250萬噸,需打出的聚礦槽就達300多個。
            此時,金誠信在加強科技創新中建立的體系發揮了重要作用。他們調集有多位院士組成的專家委員會幫助參謀,匯聚研發中心、研究院、博士后工作站和公司特聘的國內外專家集中攻關,同時從公司里調配了自然崩落法設計人員、采礦工程師、巖土力學工程師、信息與通訊工程師、施工員、質檢員、安全員、材料員、爆破員、測量員等技術力量和管理人員,全方位開展自然崩落法各個環節的工藝研究,積極配合業主、設計機構認真研究現場條件和地質資料,查閱礦山已完成的各項成果資料,并將各項勘察、設計、研究、施工成果落實到數字模擬采礦的過程中,按照模擬采礦過程要求,一項一項付諸于現場作業之中。
            在這個過程中,進行了多少技術攻關,破解了多少難題,誰也難以細說。擔任項目部總工程師的龔清田副總裁,只記得從項目部中標后的兩年多時間里,待在項目部的時間超過了500天。在寒冷缺氧的高原上,不知度過了多少不眠之夜。
            作為項目技術攻關的主要成員、金誠信南方分公司副總工程師肖衛國,他的面容與實際年齡看上去很不相符。對于許多技術上攻堅克難的事情,如今歷歷在目。他向筆者講述:去年12月25日,在進行第一個聚礦槽切割井一次成井爆破試驗的過程中,爆破效果不理想。在隨后的兩天中,針對爆破效果不佳有可能存在的原因,連續召開了兩次技術分析會,對爆破的參數進行了調整,但還是覺得難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于是,在今年1月中旬的公司年會期間,將問題帶到了北京,在會議間隙組織各路專家再次召開分析會,對爆破參數作進一步的嚴密論證,優化了設計。回到項目部以后,重新確定試驗地點。肖衛國等攻關人員春節期間堅持不懈、不斷實驗,終于在大年初五的下午宣告獲得成功。
            管理:錘煉信守奉行的“生力軍”
            今年春節剛過,股份公司總裁李占民就來到普朗項目部,用三個半鐘頭時間給項目部員工講授機械化生產的基本特性、勞動組織及效率提高。此前每次到項目部來,他都要與年輕大學畢業生進行座談,傾聽他們的心聲,解決他們的訴求。
            培養新一代懂專業、有知識、會操作、能管理的年輕員工,對于建設機械化、自動化、智能化的現代化礦山,是河之源泉、林之根本。
            “再好再先進的設備,歸根到底還得有合格的人來操作。”管了26年礦山無軌設備的項目部常務副經理楊俊華說了一句大白話。可是,面對綜合素質相對較弱的礦山工人群體來講,要有人來駕馭管理好這些“高大上”設備,就絕非一句空洞的話。培養合格的操作人才,只能寄希望于學歷相對較高、學習能力較強的年青人身上,用楊俊華的話說,是在培養和依靠一支“童子軍”。
            金誠信在培養“童子軍”上可謂眼光超前、不遺余力。多年前,公司就與昆明冶金高等專科學校等院校共建“金誠信學校(院)”,通過定向培養與學習,共建專業實訓基地和員工培訓基地,實現實用人才與企業的無縫對接,確保了技能型員工的來源。2015年以來,他們又在昆明冶專開辟了“金誠信無軌設備操作培訓班”,定向為普朗項目部培養技術工人。
            為了使年輕人能夠挑起先進的機械化設備操作重任,公司又專門購置了自動化設備培訓模擬機,讓員工盡快熟悉和掌握設備的操作,同時還要求每個年輕人必須熟練掌握三種以上設備操作技能。現在熟練操作國內唯一一臺DU411大孔臺車的黃功友,就是名才20出頭的年青人,面對前來視察的中鋁公司葛紅林董事長、金誠信王先成董事長等領導,他能將設備的性能、操作規程說得頭頭是道。
            可在楊俊華看來,有了一批熟練“司機”還遠遠不夠,讓他們不僅熟練操作,還要對設備進行科學管理、倍加愛護,就更不容易。楊經理說,這兩年他在管理上下很大的工夫去扭轉員工的一種觀念:從過去的設備圍繞生產轉,改變為生產工序圍繞設備功效的發揮來安排。為此,他們進行了幾方面的改革探索:一是實行全承包運行管理模式;二是實行強有力的專業化管理;三是建立完善的設備管理體系;四是努力探索設備的本質管理及生產組織的新模式。
            尤其最后一條改革,楊俊華介紹起來頗為“得意”,他說:這項工作取得的突出成效是創造性地推行臺車鑿巖機工作系統進行1200小時保養的落地。從行業無軌設備管理現狀來講,國內目前還沒有任何臺車使用單位能夠下決心做過這項工作,因為對臺車進行該級別保養,費用較高。但項目部通過統計分析,一臺臺車鑿巖機一年正常工作時間一般在1200小時左右,通過實施1200小時保養,相當于再造了一臺新臺車。直接帶來的好處是,普朗的5臺281臺車沒有出現任何大的故障和事故,月月完成生產任務,設備費用月月節約,形成了非常良性的運行狀態。
            當然,人與設備不能劃等號,“童子軍”的年齡也在不斷增長,立業還要成家。要想在艱苦的高原環境中留住人才,更重要的是留住人心。對此,王先成董事長和李占民總裁牽掛在心、殫精竭慮,反復要求分公司和項目部要不斷改善員工的生活工作條件。“起碼能保證讓大家睡個舒服覺!”王先成董事長簡單的一句要求,只有長期在高原工作的人才會掂出其中的分量。
            效率:彰顯永不食言的“金誠信”
            金誠信普朗項目部自2014年9月正式開工以來,給業主交上了一份耀眼的成績單:
            2014年9月項目部開始執行《普朗銅礦采選工程礦山井巷工程三標段》合同(3720、3736平面工程),計劃開工日期為2014年9月16日,計劃竣工日期為2016年8月31日。實際上,項目部在2015年10月底就完成掘進工程量,提前10個月完成合同規定的工程內容;截止2016年底,超合同工程量146656m³。
            在2016年4月底完成合同規定的支護工程量。截止2016年底,已完成支護工程量46150m³,超合同規定量21150m³。
            “在參與普朗銅礦建設的二十多個單位中,我們的主體工程在合同規定的時間內不僅能夠提前交工,而且也是最早驗收完畢的。”楊俊華在提到這份成績單時,不無一種自豪感。
            在超額完成業主下達的各項計劃目標的同時,金誠信普朗項目部還急業主所急,完成業主額外交下的“救急”任務。去年,業主承包給另外兩家建設單位的尾礦輸送管線隧洞工程,因施工進度不能滿足業主對工期的要求,將會嚴重影響整個工程按期全面投產。金誠信普朗項目部臨危受命,馬上組織施工力量進場,于2016年4月20日承擔起尾礦輸送隧洞工程的進口段和出口段施工。截至2016年11月2日,進口段完成合同要求的掘支量。按照業主3月16日投產的整體進度要求,業主又要求在進口段增加部分合同外工程量,工期要求在2月28日前完成。普朗項目部于高原隆冬季節的艱苦條件下,項目部年逾30歲的副總工黃華桃勇桃重擔,堅持吃住在巷道施工現場,對可能出現的各種困難和挑戰,前瞻性的制定施工方案,在鋼拱架支護率達到65%的情況下,仍保證每月完成150m進尺以上。截止2016年12月20日,已超合同工程量226.5m/2056m3。經過項目部的不懈努力,完成日期提前至2月15日,云銅集團王沖副總經理率迪慶有色金屬有限公司班子成員專程到項目部工作現場舉行了貫通慶祝大會。
            3.16,是普朗銅礦由基建轉向投產的重要日子。可在2016年6月開始,金誠信普朗項目部拉底中深孔爆破工程已經開工。2016年6月11日至2017年3月2日共完成拉底面積8807.7㎡,具備了由基建轉向投產的基本條件。
            中國最大的地下有色金屬礦山,能不能在兩年內達到1250萬噸/年規模那具有里程碑重大意義的“中國水平”,全國礦業的目光注視著普朗和金誠信,中國礦業的發展歷程也一定會銘記金誠信。
            自始至終參與了金誠信項目部組建、工程施工指揮的金誠信副總裁、金誠信云南子公司董事長王友成在談到普朗建設的示范意義時,非常豪邁地說:“金誠信在中國礦山自然崩落法上創造的奇跡和在現代化礦山建設上的成就,不僅當得起中國礦山建設的‘國家隊’,而且我們以后還要當‘世界隊’!”
            (原載3月30日《中國有色金屬報》客戶端)


    狠狠的鲁2018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