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my8eg"></dd>
  • <nav id="my8eg"></nav><nav id="my8eg"><strong id="my8eg"></strong></nav>
  • <nav id="my8eg"><nav id="my8eg"></nav></nav>
  • 中國礦業為何境外難做大?

    時間:2017/4/6 9:07:00 8110人次瀏覽


    2017年04月05日 來源: 中國礦業報
    兄弟登山,各自努力。這本是好事。
    不過,這樣單打獨斗,互不為伍,對中國企業參與境外礦業投資未必是個好現象。國土資源部中央地質勘查基金管理中心副主任王國平表示,勘查與開發脫節,是許多中國境外礦業投資企業難以做大的關鍵。
    受全球經濟下滑影響,礦產品價格持續在低位徘徊,在此背景下,中國企業海外礦業投資的積極性也受重挫,地勘單位的投資幾乎停滯。
    盡管紫金礦業等少數中國礦業企業加大了境外礦業投資的力度,但總體來看,中國海外礦業投資所占的份額在減少。據統計,2016年上半年,中國礦業對外投資僅占對外非金融類直接投資的4.7%。
    雖然中國經濟增速放緩對礦產品的需求也略有下降,但大宗礦產品依賴進口的局面短期內難以改變。王國平說,中國礦業全球化腳步放慢,對大宗礦產品進口依賴程度居高不下的中國來說,并非好事。
    在業內專家看來,眼下全球礦業進入深度調整期,國際礦業資產大幅縮水,一些資源富集國家對礦業投資政策也進行了適度放寬,正是礦業投資的好時機。不過,由于中國缺乏統一的“走出去”國家戰略,中國企業境外礦業開發也確實跌跤不少。
    中國“走出去”其實很早
    不少觀點認為,中國“走出去”起步較晚,也就十幾年的歷史。實際上,這種觀點有待商榷。
    “怎么定義走出去?二三十年來,我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也一直在探討這個問題。”王國平說,中國“走出去”其實已經很早了,從某種意義上講,古代絲綢之路可以算得上中國“走出去”的開端,明代的鄭和下西洋,開啟了中國從海上走向世界的大門,中國“走出去”的歷史已經夠長了。 但從留下的痕跡來看,中國“走出去”那么早,在世界上留下的影響并不多。而西方國家葡萄牙、荷蘭、英國留下的痕跡為什么完全不同?王國平表示,因為民族的文化不一樣,“走出去”的思想理念也不一樣。
    當然,歷史上走出國門以貨易貨的貿易形式與今天的“走出去”不是一個概念級別。實際上,從改革開放初期開始,“走出去”這件事情就已經啟動。王國平說:“上世紀80年代,我在國家計委工作,就著手推動地質勘查產業‘走出去’,但是沒有哪一個單位付諸行動。”
    1995年,在國家的支持下,國內一家地勘單位在泰國獲取了鉀鹽項目,這是中國在海外獲得的第一個礦業開發項目。但是,20年過去了,泰國的鉀鹽項目到現在也沒有取得太大的突破。 2000年,中國向全世界響亮地提出了“走出去”戰略,中國礦業公司由此邁開了融入世界礦業版圖的大步。這10多年時間里,中國礦業公司可謂是縱橫捭闔,境內外大舉擴張,經營規模不斷擴大。
    隨后,國家也一直在大力鼓勵礦產勘查行業“走出去”,財政部也對礦產勘查業“走出去”初期給予了適當扶持,盡管成效不彰,但在扶持“走出去”的過程中,也取得了一定的海外投資經驗。
    實際上,這個時期,中國礦產勘查業對于海外投資大多處在觀望階段,似乎都在等待看看那些成功的范例再出手。王國平表示,中國礦產勘查業真正大踏步“走出去”實際上是從2010年開始的,這個時期“走出去”也是在國家大力支持下,才把這件事做到今天。
    近幾年來,中國企業在海外從事礦產勘查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績,查明并掌握了一批境外的地質成果。王國平介紹,根據成果資料,把全球劃分為四個大的找礦區域,開展了成礦和找礦的研究,同時做了一些銅、鐵、鋁等大宗礦產在全球的分布和找礦研究。
    王國平表示,上述這些工作都是基礎性的工作,使我們對全球資源的狀況有了充分的認識。同時,國土資源部還建立了全球的地質勘查礦產資源研究分析、信息服務體系,提升了政府服務礦產勘查業“走出去”的能力。
    應制定礦業“走出去”國家戰略
    在境外礦業投資過程中,中國地勘單位和企業不斷探索、實踐,積累了一定的經驗,也吸取了不少教訓,在成功投資的同時,也有很多的體會;在遭受一次次挫折之后,更多地感受到國際化征程的艱辛;在探索自己道路的同時,也在發現著身邊值得借鑒的故事。
    通過這些年的努力,中國礦產資源勘查與開發“走出去”得到國內外的廣泛認同。王國平介紹說,2010年之前,中國企業在“走出去”過程中,由于語言不通,辦什么事都不好辦,通過短短幾年的努力,中國企業在各個方面都取得了突飛猛進的進展,這為中國企業“走出去”創造了條件,提升了中國企業“走出去”的國際競爭力。
    不過,王國平同時表示,目前中國礦業“走出去”還存在一些問題:一是缺乏統籌協調,沒有礦產資源戰略眼光;二是對國際的規范標準不夠了解,地質勘查人員的眼光不夠長遠;三是礦產企業“走出去”缺乏勘查的技術,造成勘查和開發脫節;四是缺乏資金,融資渠道沒有很好搭建起來;五是缺乏綜合性的技術人才。
    王國平說,“因此,‘走出去’要通過礦產資源勘查帶動礦業企業、金融機構‘走出去’,實現資金、技術、企業有效對接,并培養一批經營管理的人才,來提升中國企業‘走出去’的競爭力。”
    據介紹,盡管國家層面鼓勵中國企業“走出去”,但從國家的管理層面來看,缺乏統籌協調,沒有國家層面的礦產資源“走出去”戰略。王國平認為,“這是中國企業‘走出去’面臨的最大問題。”
    王國平稱,無論是美國,還是日本,甚至韓國,都有境外開發礦產資源的國家戰略,有大量的資金在支持。制定國家統一的“走出去”戰略,實際上關系到“走出去”的規模到底有多大,對中國企業海外投資礦業開發是至關重要的。
    此外,由于對國際規范標準不太了解,中國礦業企業“走出去”基本上套用的是西方國家標準,包括實驗室的建設、測試分析等,但西方各國并沒有一個統一的標準,因此到底采用哪個國家的標準,對中國企業影響很大。
    王國平表示,中國應該建立自己的國際礦業勘查和開發規范標準,目前我們的科技水平已經不是問題,計算精度甚至比西方國家還好,大國與大國之間的競爭與較量,說到底是誰的實力更強,下一步采用誰的標準。隨著中國礦業“走出去”越來越多,中國標準在世界上影響力將會越來越大。
    地勘單位與礦企需攜手并進
    中國礦業“走出去”是地質隊伍跟礦業企業兩個主力軍,但這兩個主力軍因為各打小算盤,并且存在投機問題,導致勘查與礦業開發嚴重脫節。
    王國平介紹稱,中國的地質隊伍有百萬大軍,但是由于地勘單位改革進度緩慢,計劃經濟時代的思想尚未完全消除,所以“走出去”看得不夠長遠。而礦業企業“走出去”又缺乏勘查技術,所以“走出去”只有并購,但是一并購就投資很大,風險也很大,所以這種情況下,勘查跟開發攜手合作,才是中國礦業在國際礦業市場上能夠縱橫捭闔的關鍵。
    中國礦業企業在“走出去”初期,很多人都認為到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等西方發達國家會比較好,因為這些國家的法律和礦業政策相對健全。王國平則認為,實際上不是想象得那么回事,這些國家雖然法律和礦業政策比較健全,但是勞動力成本很高。通過這幾年實踐,中國企業基本上體會到,到這些地方去是很大的陷阱。
    王國平表示,中國企業到底到哪個地方去最合適,這就要看對國際礦業有影響力的地方在哪兒,亮點在哪兒,也就是要看經濟發展的下一個發動機在哪兒。就目前來看,第一還是看中國,第二看印度,再看東盟。
    短期內,中國是全球經濟火車頭的地位不可動搖,對大宗礦產品的需求依然旺盛。有觀點認為,在我國鐵礦石對外依存度超過85%、國內礦山經營困難、礦業資金鏈不暢等情況下,中國礦業企業應積極“走出去”,拓展海外市場,不斷提升企業的競爭力。
    “因此,應該積極鼓勵我國資源開發型企業走出去。”王國平表示:“在當前經濟及礦業形勢下,應積極推進我國礦產資源走出去戰略,開展逆勢補貼。”
    王國平表示,具體來看,對于鐵、鋁等大宗短缺礦產,以國內儲備、國外開發為主,大力開展國外資源的投資和勘查。對此,他建議,應建立虧損補貼機制,提高我國鐵礦石資源的市場份額。
    此外,對于優勢礦產則以國內開發、國外獲取份額為主;而對于急缺礦產,則應加快“走出去”參與全球礦產資源勘查開發,緩解國內供需矛盾。
    據統計,截至2012年,我國境外礦業投資項目總數達2000多個,投資金額達2000億美元,涉及600多家投資單位,分布在80多個國家和地區。經過十幾年的發展,目前國外礦產資源風險勘查投資主體及資金來源呈多元化發展趨勢。
    目前來看,我國境外礦產資源項目主要分布在非洲、南美洲、北美洲及大洋洲等資源豐富的國家和成礦帶上。


    狠狠的鲁2018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