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my8eg"></dd>
  • <nav id="my8eg"></nav><nav id="my8eg"><strong id="my8eg"></strong></nav>
  • <nav id="my8eg"><nav id="my8eg"></nav></nav>
  • 治理涉企收費,不能像“割韭菜”

    時間:2017/4/11 14:14:00 8791人次瀏覽


    2017-04-10 來源:人民日報
    兩年前國務院已明文取消的職業資格許可和認定事項,還會卷土重來嗎?今年2月,海口市室內裝修企業就遭遇到了“裝飾項目經理”“室內設計師”等被取消的資格認定“復活”的怪事。被媒體曝光后,海口市有關部門責令當事方“海口市室內裝飾裝修行業協會”退還84人培訓費用,并撤銷協會登記,相關責任人也被問責。
    職業資格認定“復活”,是涉企收費反彈的最新案例。企業盼望,涉企收費不再像以往那樣,在清理后出現反彈。
    清單還要更清爽
    涉企收費清單多,清單上的各種收費多,企業還是一頭霧水
    “娃哈哈一年繳納500多項收費”——今年年初,宗慶后的一番話,引發了企業界廣泛關注。財政部、國家發展改革委委托浙江省等25個省(區、市)財政、價格及其它有關部門協助核對后發現:2015年,娃哈哈所屬131家企業有支出數據的實際繳費項目為317項,剔除由于口徑不同而導致的部分重復計算后,為212項,與企業提供的繳費項目相差不少。
    “企業老總也說不清到底有多少收費項目,恰恰反映了當前涉企收費不規范的現實。”國務院減輕企業負擔部際聯席會議辦公室(以下簡稱國務院減負辦)相關人員告訴記者,為了讓涉企收費不再是筆糊涂賬,國務院減負辦將完善清單制度作為規范涉企收費、減輕企業負擔的核心環節。
    中央及各省(區、市)公布了涉企行政事業性收費和政府性基金目錄,以及政府定價的涉企經營服務收費和行政審批前置中介收費清單。目前,全國政府性基金有21項,中央層面設立的涉企行政事業性收費33項,各省(自治區、直轄市)批準設立的涉企行政事業性收費平均不到10項。北京、山西、遼寧、廣東已取消本地區設立的全部涉企行政事業性收費項目。
    目錄清單制度的實施效果究竟如何?2016年全國企業負擔調查評價報告顯示,90%左右的企業對涉企收費目錄清單制度表示認可,認為收費依據、收費標準和收費范圍在涉企清單中明晰易懂。不過,也有企業提出,涉企收費的結果及相關資金使用情況不夠透明,建議進一步加強政務公開。此外,還有企業向記者反映,當前涉企收費清單太多,清單上的各種收費太多,面對收費清單,企業常常是一頭霧水。
    “中央層面的涉企收費清單已經非常明確,但在調研中也確實發現,部分地區在收費清單公布上存在標準、格式不統一的現象。”國務院減負辦有關負責人說,標準、格式不統一,相關收費依據、收費標準和收費范圍企業就不容易看懂,也就給地方變換花樣保留不該收費的項目提供了土壤,這個問題需要從全國層面予以規范。
    走出“清理—緩解—反彈”怪圈
    “原則上收費項目只減不增”,一個“原則上”讓企業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
    “改革開放30多年來,只要經濟下行壓力加大、企業經營困難,涉企收費問題就會格外突出。同樣,只要下決心整治涉企收費,企業負擔問題就會在一段時間內得以緩解,但集中整治一過,經濟形勢一好,又往往會反彈。”回顧治理涉企收費的歷史,工信部新聞發言人、運行監測協調局局長鄭立新深有感觸地說。
    據統計,2013年以來,各地區各部門持續推出減費降費措施。今年4月1日起,根據財政部發布的通知,又取消了城市公用事業附加和新型墻體材料專項基金,調整了殘疾人就業保障金征收政策,同時提出,“十三五”期間,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可以自主決定免征、停征或減征地方水利建設基金、地方水庫移民扶持基金。行政事業性收費方面,今年4月1日,取消或停征了35項中央設立的涉企行政事業性收費,將商標注冊收費標準降低50%,同時明確,取消、停征或減免上述行政事業性收費后,有關部門和單位依法履行管理職能所需相關經費,由同級財政預算予以保障。
    “這一輪降費,確實是動真格了。”在采訪中,國家著力清理涉企收費的決心和成效,企業已經明顯感覺到。可是一些企業還是非常擔心收費反彈。一位企業負責人告訴記者,他們所在的城市,2015年下半年出臺了涉企行政事業性收費清單,雖然按照字面理解,除了目錄列出的收費事項外,其余的行政事業性收費將一律不得對企業收取。但是,市發改委人士的表態卻是“原則上收費項目只減不增”,一個“原則上”讓企業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
    “治理涉企收費不能像‘割韭菜’,割了一茬,過一陣子又長了出來。”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院長劉尚希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盡管收費清單規范了涉企收費的名錄,但很多亂收費的項目依然可以變換名目繼續存在。比如,很多行政審批下放,政府下屬事業單位不收費了,但又轉移到指定的“紅頂中介”那里;以前行業協會收取的審驗費取消了,各種各樣的付費培訓班又冒了出來。
    “減輕企業負擔工作正在步入深水區,一些深層次的矛盾和問題逐步凸顯。”鄭立新說,當前亂收費現象得到遏制,行政類收費項目減少,但依托政府機構向企業征收的中介服務收費,以及不合理的檢查、培訓、展覽等費用有增多趨向,必須引起重視、加以解決。
    轉變政府職能是根本
    有行政審批事項往往就會有收費項目,兩者是皮和毛的關系
    “涉企收費花樣翻新、屢打不絕,甚至清理一批又冒出一批,既有個別地區和部門重視不夠、落實不力的原因,也與體制機制上的一些深層次矛盾有關。”鄭立新指出,行政審批、財稅體制、政社脫鉤、事業單位和國企等方面的改革需要加快推進,整治涉企亂收費問題的手段也待進一步加強。
    “有行政審批事項往往就會有收費項目,兩者是皮和毛的關系,皮之不存,毛將焉附?”相關部委負責人表示,防止收費反彈,必須規范政府行為,加強行政管理,簡政放權,破除壟斷。設置審批的相關政府部門,應該全面從頭梳理:哪些審批事項沒有必要存在;哪些需要保留的服務項目可以由政府購買、企業免單。需要企業自己支付費用去做的服務項目,應當盡量放開價格,同時放開服務機構,不能指定某家中介機構來做,以此降低企業購買服務的費用。
    全國政協委員、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原所長賈康也認為,杜絕行政性收費反彈,需要對政府架構實施扁平化改造,讓政府職能實現實質性轉變,把行政運行成本真正降下來。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明確提出,大幅降低企業非稅負擔要從五個方面入手。”鄭立新說,一是全面清理規范政府性基金;二是取消或停征部分中央涉企行政事業性收費,2017年要落實35項;三是減少政府定價的涉企經營性收費,清理取消行政審批中介服務違規收費,推動降低金融、鐵路貨運等領域涉企經營性收費;四是繼續適當降低“五險一金”有關繳費比例;五是通過深化改革、完善政策,降低企業制度性交易成本,降低用能、物流等成本。
    下一步,國務院減負辦也將重點開展五項工作:一是以實施清單制度為中心,進一步推動涉企行政事項的公開透明;二是以整治“紅頂中介”為重點,加強行政審批中介服務監管,清理取消各種依托行政審批、監督檢查開展的各種中介服務,規范中介服務收費;三是查處曝光案件,進一步制止各種亂收費、亂攤派行為;四是加強督促檢查,進一步促進各項惠企減負政策的落實;五是進一步摸清企業的負擔問題和政策訴求,夯實減輕企業負擔工作的基礎。
    “發揮好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把該放的權力放掉,把該管的事務管好,真正看住向企業亂伸的手,不合理收費才能從根本上杜絕。”鄭立新說,深化財稅體制改革,本著完善立法、明確事權、改革稅制、穩定稅負、透明預算、提高效率的總體思路,堅持清費立稅,強化稅收籌集財政收入主渠道作用,是企業降費的必由之路。


    狠狠的鲁2018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