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my8eg"></dd>
  • <nav id="my8eg"></nav><nav id="my8eg"><strong id="my8eg"></strong></nav>
  • <nav id="my8eg"><nav id="my8eg"></nav></nav>
  • 白玉項目部:萬苦千難只等閑

    時間:2017/4/18 9:21:00 9778人次瀏覽


    萬苦千難只等閑
            —— 金誠信白玉項目部攻堅克難創開局紀實
            作者:李而亮
            2017年1月15日,在北京召開的金誠信礦業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誠信)年度工作會會場,與會代表和遠隔千里的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白玉縣高山雪嶺中的有關負責人,共同見證了“金誠信白玉項目部成立暨開工儀式”。
            儀式的視頻鏡頭上,是燃放的鞭炮和大家喜慶的笑容,還有豪情滿懷的發言。北京會場主席臺上,是股份公司總裁李占民高興地從南方分公司總經理王成洲手中接過《喜報》的熱烈場面。此時大多數人可能沒有想到,一場艱苦的攻堅戰才剛剛打響;一個個對金誠信人的嚴峻考驗才拉開帷幕……
            (小標題) 對金誠信人來講,就沒有吃不了的苦和破不了的難
            陽春三月,神州正是春回大地,花紅柳綠的季節。從甘孜州的甘孜縣翻越卓達拉大雪山時,那紛飛的大雪讓天地蒼茫一色,把人與車都緊緊裹在厚厚的冰雪之中。
            1936年6月,由總指揮賀龍等人率領的中國工農紅軍紅二、六軍團進入康區,在白玉縣停留、休整了15天,基本走遍了白玉縣全境,留下了彌足珍貴的“長征精神”。今天,這種精神將在新一代創業者身上傳承發揚。
            白玉項目部在遠離縣城132公里的橫斷山脈深處,駐地海拔4200多米,三月上旬白天的氣溫還在零下十多度,腳踩在哪個地方都是冰雪咯吱咯吱地響。
            “現在的日子已經好過多了!”金誠信南方分公司總經理助理兼白玉項目部項目經理裴德軍咧著干焦的嘴唇樂呵呵地說。他所謂的“好過多了”,其實僅僅是剛能吃上三頓熱飯菜、烤上火爐子而已。“剛來時,一天只能吃上一頓熱飯,半個月下來瘦了十多斤。”所以目前的“好”只是與當時惡劣狀況的對比。由于條件限制,目前近三百名員工還洗不上熱水澡。項目部只能給每間宿舍配一個塑料大桶裝水,員工從井巷下班用呷村河抽的水,鋁鐵壺燒一壺擦擦身子。“我都有20多天沒有洗過澡了,前一次洗澡還是到縣城辦事的時候!”在此協助工作的南方分公司副總經理吳友澤,如今還在回味著上一次洗澡時的舒服感受。
            2016年12月16日,金誠信成功中標 “四川鑫源礦業有限公司礦山生產承包系統”工程項目。南方分公司接到組建項目部的任務后,立即調集參建人員于12月24日奔赴高海拔的項目現場。兩級公司派出的人員懷著高度的使命感和責任心,不等不靠、主動出擊,迅速投入籌備項目部和開工前的各項準備工作。在業主的大力支持和熱情幫助下,籌備工作快速推進,先后完成了合同談判、所有井上井下盤點、三方交接、項目部注冊、系統恢復、作業人員招聘等一系列緊張工作,期間僅用了短短20天時間,創造了新的“金誠信速度”。
            在這爭分奪秒的征程中,南方分公司總經理王成洲向筆者說出了許多不為人知的“歷險記”。他說,由于地處偏僻、路途遙遠,幾路同時從昆明出發的人馬,沒有一路順當到達的。還有一輛車整走了7天時間,到了目的地時,汽車左前輪都差點掉出來了。
            而路途折騰、生活艱苦,在他們來講都不在話下。到達現場后,爭取立即開工生產之艱難程度,完全出乎大家的意料。安全整改、采場恢復、設備維修、運輸系統整修、廢棄物清除等等,工作量之大,解決起來之曲折,可謂一言難盡。更艱難的是員工招聘,由于正處于春節前后,本來就是招工的困難期,再加上項目部的高寒氣候、食宿艱苦條件,不少人上山打一個轉又走了。“那段時間幾乎是天天有人來,又天天有人走”。裴德軍回想起當時的情景說,要是沒有一點堅強意志,真的堅持不了幾天。
            (小標題)要躺在這里,就一毛錢貢獻也沒有
            許多人把青藏高原視為“生命禁區”,說工作在那里“躺著也是貢獻”。與裴德軍經理聊起這個話題時,他幽默地說:“要真躺下了,就一毛錢貢獻也沒有!”
            盡管高寒缺氧,讓人經常整夜都睡不著,可繁重的工作一天也不能拖,每一分鐘都要搶。在兩級公司的大力支持和業主的積極配合下,項目部很快拿出了《礦山采掘施工組織設計方案》、《設備設施系統整改方案》、《有熱斜井整改方案》、《井下、地表標準化整改方案》、《倉庫倉位建設方案》等等,同時還向業主提出了一系列整改建議和措施,力爭盡快讓采礦生產步入正常化軌道。
            今年3月4日,項目部與甲方召開聯席會,確定了項目部2017年上半年主要采掘工作計劃:從完成露天坑回采方案,到4160m5線—11線的整改;從4160m通風井聯道設計,到4100m5-9線和8-10線的恢復工作;從立即完成設備設施整修、設備物資材料采購,到3月底要滿足4月份的供礦六萬噸、采掘1500m的任務……十多項工作,每一項工作都有完成的時間節點,都迫在眉睫,最晚完成的也不能超過四月中旬。
            在筆者3月9日到訪時,只見項目部地表上的職工食堂、辦公區、職工宿舍、倉庫等雖然略顯簡陋,但到處都歸置得整整齊齊,初步顯示出了辦公生活區整改的基本功夫;地下井巷里,巷道軌道清理得干干凈凈,礦車在軌道上來回穿梭;井巷里的管線、照明、路標、警示牌等,井然有序,展現著標準化的文明生產要求;井下的休息室更是干凈明亮,地上和墻壁一塵不染,透露著暖暖的舒適感……
            “為了盡快恢復生產,裴經理可是拼了命!”在談到白玉項目部的如此短時間里“舊貌變新顏”,項目部設備經理王汝出也禁不住贊揚起他們的領頭人。他說了這么一件事情:今年大年初七,由于要通過450多米長、鏟運機兩側間隙只有200mm左右、鋼拱架支護安全狀況極差、遇水泥化膨脹的有軌巷道,一輛運往有熱探礦的鏟運機陷到爛泥里出不來,大家一籌莫展。裴經理親自下井去指揮,想方設法用枕木一截一截墊道,用鐵鍬耙子和簸箕一點一點清淤泥,電機車推、鏟運機爬,人機默契配合,不同形態的生命在共同奮斗:不到有熱不罷休。大家從早上8點鐘開始,十幾個人輪流泡在爛泥中作業,奮戰到晚上20點,終于將鏟運機拖到了有熱工作面。盡管每個人累得精疲力盡,但都沒忘了盡情擁抱,然后一路歡呼回家。
            而在采訪中,裴德軍經理并不愿細說這些故事,他現在的興奮點在下一步的采礦攻堅戰中。為此,迫不及待地領筆者踏著厚厚積雪一路大步地登到4250m的露天采場,指著下面深深的坑口說:“這是我們今年下半年的主戰場。這里的礦石品位非常好,力爭下半年多出礦,同時要為明年80萬噸的產量目標做好準備。”
            (小標題)沒有安定的家,再耀眼的創業也不算成功
            正當裴德軍給筆者介紹情況時,一對來自甘肅省甘南州的年輕夫妻進入辦公室。小伙子痛苦地捂著腰部,說自己的腎結石毛病犯了,疼得厲害,需要開車到甘孜縣醫院去看病,兩口子一起去。裴德軍詢問了病情和兩口子打算后,當即交代辦公室:一是派司機幫他們將車子開到甘孜縣;二是讓財務給他們結這一段的工錢。
            看來項目部成立雖然時間不長,但處理這樣的事情似乎已經司空見慣了。“不管什么情況和理由,我們都要做到仁至義盡。他們真的病好后要回來我們歡迎,回家了也不讓他們罵金誠信!”裴德軍一邊簽字,一邊做著交代安排。
            來到4050m三號線5105B采場,柳成平和高勝華兩位鉆工剛做好開鉆前準備。看到區隊負責人領著筆者過來,借此間隙進行了短時間的攀談。這兩位鉆工都來自會澤,年齡約45歲左右,家里都有三個孩子,而且在金誠信工作已經十多年了。問起此地與會澤條件相差那么大,為何要到這里來?柳成平回答很簡單:“掙錢要多一些。”同行的三區隊負責人劉聰解釋說,目前項目部熟練的鉆工較少,又實行了各方面成本的承包,像他們倆搭檔的這個組效率高,因此拿的錢就多。提起條件的艱苦,這兩人好像倒沒什么怨言,只是說從正月十七出發到這里一直還沒洗過澡,同時對面食過多不太習慣。說到對今后有什么期待時,高勝華憨笑著說:“等夏天到來會好一點吧。”
            據說白玉縣的夏天是最美的。這里大片的原始森林,漫山遍野的野生杜鵑,到初夏綻放時,宛如人間仙境。而在裴德軍的心里,還有一個更美的規劃,就是在兩級公司和業主的支持下,馬上要在比現在低200多米的地方修建新的項目部。據介紹,新辦公生活區的規劃目前已經做好,大部分資金也爭取到了。這個新辦公生活區不僅有合乎標準的宿舍、食堂、澡堂、會議室,還設立了氧吧、員工活動室等,計劃今年六月份就投入使用。
            “等新辦公生活區落成剪彩時,你一定要從北京請幾個名演員來給我們助興哦!”說到這里,裴德軍興奮得滿眼放光。(2017年4月18日《中國有色金屬報》八版)


    狠狠的鲁2018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