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my8eg"></dd>
  • <nav id="my8eg"></nav><nav id="my8eg"><strong id="my8eg"></strong></nav>
  • <nav id="my8eg"><nav id="my8eg"></nav></nav>
  • 金誠信肖衛國:攀爬采礦工藝高峰的“老黃牛”

    時間:2017/11/20 13:38:00 9164人次瀏覽


    2017年11月18日《中國有色金屬報》報道
           攀爬采礦工藝高峰的“老黃牛”
           —— 記金誠信南方分公司副總工程師肖衛國
           作者:李而亮
           肖衛國今年剛滿50周歲,見過他的人都覺得他長得“著急了點”,再加上不修邊幅的穿著打扮,不認識他的人總會與“勤雜人員”聯系在一起。唯有那雙眼睛,在細打量時,才會有不一般的感覺——睿智、專注、堅毅,還有一絲“狡黠”。
           他就是目前國內“礦山自然崩落法”屈指可數的頂級專家,中國最大地下銅礦——普朗銅礦的采礦技術中大名鼎鼎之人。用金誠信普朗項目部經理楊俊華的話說,“肖博士是我們項目部的定海神針”。類似這樣的贊譽,都是因為他打通了“自然崩落法”在實踐中的各個環節,使這一先進采礦工藝實現了無障礙運用。
           一、歷經坎坷終不悔
           今年3月16日,對于云南普朗銅礦是個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日子。盛大的慶典之前,中鋁黨委書記、董事長葛紅林在金誠信董事長王先成的陪同下來到3720巷道,仔細聆聽肖衛國對自然崩落法各項工序的介紹。面對這位“其貌不揚”,還帶西北口音的講解人,葛紅林董事長有些新奇地問道:“你是學自然崩落法的嗎?”
           的確,自然崩落法雖然在美國已經發明了100多年,但由于這種采礦方法要求技術高、設備先進,直到目前在世界上大規模采用的國家還不多。而在中國,只有山西的中條山銅礦峪使用,且年產量僅700萬噸左右。
           出生在甘肅省會寧縣的肖衛國,1987年考上西安冶金建筑學院的采礦專業,就對自然崩落法產生了濃厚興趣。1991年畢業后從事科研和設計工作,他始終把世界前沿的礦山開采作為自己的研究方向。1999他被選送到中南大學進修,為了強化自己的專業知識,2001年考上中南大學的研究生,依然攻的還是采礦專業。
           等他學成回到單位的時候,許多當年同期進單位的同事已經走上中層管理崗位了。可他沒有后悔,而是自告奮勇擔當起自然崩落法課題的負責人,組織了一支研究隊伍,奔赴各地進行考察,立志要在這方面有一番作為。在這個階段,他還完成了自己的第一本專著《深井礦山充填理論與技術》。然而,正當他滿腔熱血立志要大干一場的時候,自然崩落法項目卻因種種原因被強行下馬了。說到這段經歷,肖衛國滿是惋惜和感慨。
           沒有了“用武之地”的肖衛國,于2010年被派到墨西哥,擔任生產技術部主任。在遠隔重洋的異國他鄉干了兩年不甚擅長的礦山國際金融可研工作,當他得知金誠信普朗項目部計劃使用自然崩落法的消息時,徹夜難眠,最終下定了加盟金誠信的決心。
           二、壯志未酬勢不休
           到金誠信后,普朗銅礦正處于基建期,還不具備采礦條件。肖衛國從中南分公司的生產技術經理,再轉戰廬江、烏恰等項目部負責采礦技術工作,在采礦設計和現場管理等方面,培養出了一批年青人。
           2016年1月27日,金誠信中標中國最大的地下有色金屬礦山——普朗銅礦采礦工程。按照設計,普朗銅礦采用鏟運機出礦的自然崩落法,年采礦量達1250萬噸,這不僅為全國第一,而且在世界上也是屈指可數。
           這年4月,懷揣自然崩落法夢想多年的肖衛國,被任命為南方分公司副總工程師,來到了高原普朗項目部。
           肖衛國上山后,用一個星期時間,日以繼夜地將恩菲公司和中南大學兩家單位的研究做了深入對比研究,覺得兩個單位的參數差別較大。為準確掌握第一手資料,他入巷道、下礦井,進行實地考察;又根據自己多年的理論功底,結合對中條山自然崩落法研究的實踐經驗,再比照兩家科研單位的參數,在金誠信股份副總裁、普朗項目部總工程師龔清田的精心指導下,用一個月時間完成了462頁、24萬字的《普朗銅礦采礦施工組織設計》。方案對自然崩落法的初始崩落面積、持續崩落面積、崩落速度、出礦速度、安全等關鍵環節,進行了合理準確的預計。
           方案完成后,金誠信邀請了中南大學、東北大學等高校和中條山等專家進行評審,獲得認可;之后,業主方云南迪慶有色金屬有限責任公司又邀請恩菲公司和多個大學聯合評審,也同樣得到了好評。
           方案有了,但如何指導技術員和工人實際操作,這是個十分繁雜細致的工作。肖衛國除了起草了《作業指導書》等一系列手冊外,每天下井一項項工作手把手領著工人干。“每次看著工人按照要求裝好炸藥后,我就獎勵他們一盒煙。”說到這里,肖衛國自己嘿嘿地笑起來。
           自然崩落法畢竟是世界性的先進采礦法,許多難題是事先預料不到的。特別是聚礦槽,是自然崩落法成功與否的關鍵。
           去年12月25日,在進行第一個聚礦槽切割井一次成井爆破試驗的過程中,爆破效果不理想。在隨后的兩天中,肖衛國針對爆破效果不佳有可能存在的原因,連續召開了兩次技術分析會,對爆破的參數進行了調整,但還是覺得難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于是,在今年1月中旬的公司年會期間,他將問題帶到了北京,在會議間隙組織各路專家再次召開分析會,對爆破參數作進一步的嚴密論證,優化了設計。回到項目部以后,重新確定試驗地點。肖衛國等攻關人員春節期間堅持不懈、不斷實驗,終于在大年初五的下午宣告獲得成功。
           這項把切割井和切割槽一炮成型的科技成果,填補了國內礦山生產技術的空白。
           三、為伊消得人憔悴
           有著“老黃牛”稱號的肖衛國,卻沒有黃牛般的身軀。矮小的個子在常年寒冷的高原上穿著厚厚的衣服,個頭越發不顯眼。投產后一個接一個的難題,令他常常晚上三四點鐘才能入睡。可每天早上七點,他準時出席班前會,然后就跟著當班的員工下井;下午只要一有問題,他又得馬上跑到井下去。
           肖衛國到普朗項目部剛兩個月,就遇到了一個嚴峻的考驗。2016年7月26日,項目部承擔的普朗尾礦工程出口發生大面積塌方,同時涌水達到了200立方,但現場仍在不斷塌落。經研究,確定了注漿通過方案,但在垮塌空區寬闊、涌水極大的情況下,現場組織了多次封堵注漿,都始終沒有成功。肖衛國這時帶領現場技術人員到現場進行注漿液的制備。通過調整配比進行不斷試驗,尾礦順利通過了。要知道當時普朗地區尾礦的井下溫度極低,衣服又濕透了。肖衛國本來就瘦弱的身體,出井巷后就感冒高燒,躺倒在床上。
           “一年到頭,除了分公司開高管會那幾天,肖總從來沒下過山。就連春節也是在項目部過的”每當別人說起這些話時,肖衛國覺得很平常。而項目部技術副經理黃華桃對這一話題的反駁是“他并不是不下山,今年到香格里拉市體檢就下山了,可去體檢還帶著電腦,一邊排隊體檢一邊還打電話交代工作。體檢一完馬上跑去吃了兩大碗牛肉面!”
           “嘿嘿,那是我吃不慣南方的伙食,最喜歡就是這口牛肉面了。”肖衛國憨憨地笑著說。
           肖衛國大學畢業后在金川工作,如今妻子在金川,兒子大學畢業后在深圳。他說,妻子還來過兩次,兒子卻有一年多沒見了。問他不想兒子嗎?他說:“不想!”可是他電腦桌面上,放的就是兒子帥氣的大照片。
           顯然,他說不想兒子是假的,而對培養項目部年輕人的那份拳拳之心,更是真真切切。10月16日,肖衛國領著筆者到井下,每到一臺設備前,他都要爬到駕駛室前,與年輕的操作員細細詢問,“指指點點”。在國內唯一的進口大孔臺車前,他指揮著兩位操作手進行準確地選擇角度,將各項技術要領一一交代。問起來,這兩位年輕人都是今年剛畢業的大學生。“現在我們的人才都是按三到四個梯隊來培養,保證人才的不斷檔。只要年輕人肯學,我們就要敢用。”說起育人用人,肖衛國一點都不保守。
           在3720井巷中行走,看到現代化的巷道潔凈明亮,世界一流的設備來回穿梭,肖衛國既有欣喜,也有憂慮。他認為,由于一些自身難以主導的因素,順利達產還有許多難度。但是,按照金誠信高層的決心以及目前正在改善的各種條件,按時順利達產完全沒有問題。
           “到那時,一個由中國人自己研究、自己設計的自然崩落法礦山就會自豪地屹立在世界礦業先進之列。如果沒有這樣的追求,我真有些扛不住了。”說到這里,肖衛國聲音微微發顫,眼圈也有些紅了。
           正談到這里,肖衛國突然看著手機興奮地說,今天日供礦量超兩萬噸,我該給大家發紅包了,說著就給“普朗奮斗群”里發了200元紅包。
           看著大家在手機上搶紅包的景象,此時的肖衛國,樂滋滋像個單純的孩子。


    狠狠的鲁2018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