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my8eg"></dd>
  • <nav id="my8eg"></nav><nav id="my8eg"><strong id="my8eg"></strong></nav>
  • <nav id="my8eg"><nav id="my8eg"></nav></nav>
  • 7家公司申請被法院受理 破產重整助上市公司獲新生

    時間:2019/11/18 11:22:00 333人次瀏覽


    2019-11-15 來源: 中國證券報
           今年以來,已有*ST鹽湖、*ST龐大等14家上市公司申請破產重整。其中,7家公司的破產重整申請被法院受理,破產重整成為資本市場熱門話題。
           業內人士認為,應建立常態化的市場退出和企業挽救機制,在強化僵尸企業處置的同時,推動產業結構優化升級,促進有效資源高效流動。未來,應減少重整申請的前置條件,讓企業通過重整盡快走出困境,并保障債權方、股東、職工等各方權益。
           債務壓力增大
           不少申請重整的公司是由于盲目擴張所種下的苦果,部分公司則由于大股東風險傳導所致。在上述14家涉及破產重整事項的公司中不乏昔日明星公司。
           *ST鹽湖的重整導火索是公司與格爾木泰山實業有限公司一筆不足500萬元的欠款。泰山實業以公司不能清償到期債務,且缺乏清償能力為由,向西寧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對公司進行重整。而*ST鹽湖2018年銷售收入接近180億元。昔日的“巨無霸”被一筆不足500萬元的欠款難倒,公司面臨的困境可見一斑。目前*ST鹽湖重整事項已獲法院受理。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破產法與企業重組研究中心主任李曙光告訴中國證券報記者,不少上市公司申請重整并非其主業出現問題,而是受制于資金鏈、現金流以及外部環境。長期從事破產重整的律師王利(化名)直言,申請破產重整的上市公司遭遇的債務壓力比以往要大。一些企業早年擁有融資便利性,存在盲目擴張的問題。在去杠桿的背景下,企業償債能力不足的問題就暴露了出來。“部分上市公司則是由于大股東陷入債務危機。大股東出現債務危機,債權人就認為上市公司可能也有問題,風險就傳導過來了。”
           破產重整案件呈上升態勢。相關統計數據顯示,2016年全國法院新收企業破產申請審查、破產案件5666件。其中,重整案件1042件,占比為18.4%,比2015年上升85.2%。2017年全國法院新收企業破產申請審查、破產案件9542件。其中,重整案1775件,占比18.6%,比2016年上升70.3%。
           “破產法的拯救價值逐漸被認識到。”李曙光表示,對于進入到結構性調整階段的公司而言,破產重整是解決困境的一個好辦法。
           權衡各方利益
           盡管如此,破產重整對于多數上市公司而言是一場漫長的拉鋸戰。
           資深破產重整專家介紹,我國對上市公司破產重整受理的審查較嚴。一般公司的破產重整審查只需管轄法院進行審查,而上市公司需經過政府、證券監管部門和人民法院三道門檻。對于法院來說,判斷哪些公司可以重整,哪些公司不能重整,這是破產重整程序中的一個難點。王利律師介紹,上市公司如果存在大股東侵占公司資產事項,在解決該問題之前證監會不會批準公司破產重整。
           同時,在法院受理之后,股東和債權人權利的調整是重整計劃草案設計中的關鍵難題。草案一般涉及未來的經營計劃、債權人的債權調整、出資人的股權調整。草案形成后,表決的過程又是一場博弈。表決組中包括擔保人組、勞動債權組、普通債權組等。如若表決一致通過,經法院審批后該草案就成為正式的重整計劃。若多次表決均未通過,法院可以強制裁決批準重整計劃草案。但這種方式并不提倡,一般會要求管理人和財務顧問通過協商促使表決一致通過。
           李曙光認為,從目前的破產重整實踐看,應當對股東表決權予以適當的限制,參考海外市場經驗,給債權人更多的表決權。*ST廈工重整管理人副組長游念東認為,好的重整方案通過解決問題、利益平衡、預留空間三方面體現出來。這也是設計重整方案的難點。
           重整思路變遷
           走上破產重整之路的上市公司命運不盡相同。
           中核鈦白破產重組歷經三次引資,最終選擇到優質的重組方,通過“托管+重整+重組”的方式,大大提升了盈利能力,一舉擺脫“僵尸”狀態。瀘天化通過破產重整實現新生,擺脫困境后2018年凈利潤達到3.52億元。
           2013年,中達股份實施破產重整,保千里(現為“*ST保千”)以此借殼上市。2016年底,*ST保千借殼上市涉嫌造假被立案調查。此后,*ST保千的危機集中爆發。
           重整方案設計是否合理、引入的資產是否優質等都會影響重整的效果。李曙光認為,重整后未取得預期效果,很大原因是重整方案的設計考慮不周到。“實際運營過程中,企業文化也會影響重整效果。”
           游念東指出,“凈殼+借殼”是2012年以前上市公司破產重整的主流模式,主要在于當時重整思維狹隘、重整工具有限、重整創新不足等原因。2012年“退市新政”出臺以后,“內涵整合”成為重整的方向。如瀘天化等公司的重整計劃由單一的債務減免模式,演化到以“股抵債+留債展期”模式為主,更加注重利益平衡。
           政策亟待完善
           游念東告訴中國證券報記者,《企業破產法》自2007年實施以來,不斷在司法解釋和指導思想兩個層面發展完善。近年來,破產重整的一個明顯變化是重整元素多元化,包括“子公司重整+母公司發股收購”、“大股東重整+第三方入主上市公司”,“上市公司重整清殼+上市公司重整入殼”,重整觀念在資本圈已深入人心。
           近年來,各級法院也在推進破產立案制度改革,通過信息化處理方式,確保破產案件能夠及時受理,并在宣傳普法過程中重點宣傳廣大企業要樹立破產保護的理念。同時,法院開始設置專業化的破產審判庭。
           值得注意的是,破產重整政策方面迎來改革機遇。李曙光透露,立法機構正在準備修訂破產法,多個部委出臺了關于破產市場主體退出的改革方案。同時,破產重整和市場環境以及市場各種要素的配置息息相關。


    狠狠的鲁2018最新版